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

<code id="oruz7"><em id="oruz7"></em></code>

  • <tr id="oruz7"></tr>

    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行業健康運行 堅定不移走高質量發展之路

    ?????? 來源: 中國鋼鐵新聞網 中國冶金報社 ???????發布時間:2020-04-30


    分享到:0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面對前所未有的巨大沖擊,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指揮、親自部署,黨中央、國務院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加大宏觀調控力度,制定出臺一系列政策措施,為經濟社會恢復正常和今后高質量發展指明了方向,提供了保障。

    從第一季度運行情況看,我國經濟經受住了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與嚴峻考驗,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展現出巨大的韌性。當前,全國疫情防控向好態勢進一步鞏固,人民群眾生活秩序逐步恢復,企業復工復產有序推進,經濟運行加快回歸常態。同時,境外疫情還呈暴發增長態勢,全球供應鏈和國際貿易受到沖擊和干擾,疫情蔓延程度和世界經濟前景都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鋼鐵產業是我國最具國際競爭力的傳統產業之一,擁有完整的產業體系,關聯產業范圍廣、全球化程度高、經濟帶動效果強。疫情在全球蔓延,給我國鋼鐵行業帶來諸多影響和挑戰,但也產生了新的發展機遇和空間,激發了行業發展的潛力和動力。面對國內外復雜局面,鋼鐵行業要堅決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堅持以改革開放為動力,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不動搖,充分利用我們制度有優勢、政策有空間、市場有潛力、產業有基礎、投資有方向、改革有目標的有利條件,走出一條有效應對疫情影響、加快實現轉型升級的高質量發展之路。

    一、疫情沖擊趨緩,機遇潛力顯現

    隨著全球疫情蔓延,世界經濟下行風險加劇,不穩定不確定因素顯著增多。國際有關機構預計,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將超過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2020年可能出現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326日發布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應對新冠肺炎特別峰會聲明》提出,要使用現有一切政策工具,促進世界經濟盡快復蘇,保障全球供應鏈安全、穩定。這些政策措施的實施,將有助于穩定國際鋼鐵市場需求。

    (一)國外鋼企主動減產應對疫情沖擊。今年前2個月,國外鋼鐵生產未受到太大影響,除中國以外全球其他地區粗鋼產量同比增長1.6%。從3月開始,歐美國家逐漸成為疫情新震中,除中國以外全球其他地區3月粗鋼產量同比下降10.6%。為控制疫情蔓延,各國政府紛紛采取措施,阻斷人流和物流,建筑業、制造業等主要用鋼行業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據報道,目前已有26個國家的上百個汽車整車工廠停工停產。面對鋼材市場需求驟降的嚴峻形勢,安賽樂米塔爾、蒂森克虜伯、日本制鐵、美國鋼鐵公司等多家鋼鐵企業已經采取停產、減產措施,關停位于疫情嚴重地區的生產設施。

    (二)國內鋼鐵市場消費需求仍有一定潛力。疫情對我國經濟運行造成了比較大的沖擊。第一季度,我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下降8.4%,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下降16.1%,外貿出口同比下降11.4%。據測算,受疫情影響,第一季度,國內鋼材需求大幅下降40%,2月降幅更大。3月以來,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各地方、各行業有序推進復工復產,鋼鐵需求明顯恢復。預計第二季度及下半年,在基礎設施建設的拉動下,建筑行業將加速復工復產,建筑鋼材需求將有明顯提升。制造業的產品出口和零部件進口受境外疫情影響較大,部分企業將面臨一定的減產風險。這一方面會影響鋼材間接出口,另一方面也將倒逼我國加速核心零部件的國產化。隨著推動產業鏈上下游協同復工復產、擴大國內需求、穩外貿等有關政策的落實和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加快啟動,預計制造業鋼材需求也將有較大幅度的提升。

    當前我國疫情防控向好態勢進一步鞏固,六穩”“六保政策措施效果逐步顯現,主要用鋼行業加速復工復產,為鋼鐵行業推動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環境。國家提出要積極擴大有效投資,實施老舊小區改造,增加傳統基礎設施建設和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促進傳統產業改造升級,擴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投資,將有力支撐鋼鐵市場未來預期。

    一是國內傳統鋼材需求仍將處于較高水平。2019年我國粗鋼產量為9.96億噸,創歷史新高,占世界粗鋼產量的53.3%,其中9.4億噸用于國內消費。受疫情影響,國內鋼材需求出現下降,但傳統剛性需求還在,部分領域還存在短板弱項,仍有潛力可挖。目前,我國基礎設施總體水平同發達國家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傳統基建領域的鋼材需求還有增長空間;國家推進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城市群和雄安新區、長江經濟帶、粵港澳大灣區等區域協同合作一體化發展與建設,將持續拉動鋼材需求;適應疫情防控需要的公共衛生設施、物資儲備體系建設也將產生一定的鋼材需求。另外,我國千人汽車保有量為180多輛,剛達到全球平均數,遠低于發達國家500~800輛的水平。建筑、汽車等行業雖難以拉動鋼材需求總量持續增加,但仍將支撐國內鋼材需求保持較高水平。同時,這些行業自身也在加快轉型升級,如汽車輕量化、鋼結構建筑增多等趨勢,對鋼鐵材料的質量性能、品種結構等提出新要求,將促進企業加快產品升級,提高服務水平。

    二是新興產業需求帶來新的機遇。近年來,隨著貿易摩擦增多和我國勞動力成本的上升,出現了部分發達國家鼓勵制造業回歸本國,或將原在我國的制造基地轉移至東南亞等勞動力成本較低地區的趨勢。在疫情的沖擊下,這種逆全球化態勢更加明顯。3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強調,加快5G網絡、數據中心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與傳統基礎設施建設能夠快速有效拉動固定資產投資相比,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更具科技特征,將為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新的動能。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在拉動鋼材市場需求的同時,更重要的作用在于改造提升包括鋼鐵行業在內的傳統制造業,進一步強化產業基礎、提升產業鏈水平,進一步催生新模式、新業態,助力產業轉型升級,使制造業更加智能、高效,競爭力更強,產業鏈各環節合作更加緊密,從而保持和鞏固我國在全球制造產業鏈上的地位,減小疫情對產業鏈的沖擊和影響,穩定鋼材市場需求。

    二、理性應對新老矛盾疊加,

    堅持走高質量發展道路

    近年來,鋼鐵行業深入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以化解過剩產能為突破口,卓有成效地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疫情期間,鋼鐵行業經受住了嚴峻考驗,充分發揮國民經濟壓艙石的作用,為經濟恢復提供了重要的原料支撐。鋼鐵行業展現出的抗風險能力,得益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成效,也得益于鋼鐵行業多年來積累的產業鏈相對完整、市場化程度較高、技術自主性較強等優勢。但也要看到,鋼鐵工業實現高質量發展仍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如產能嚴重過剩矛盾基本解決但還不穩固,階段性、結構性過剩矛盾仍然突出且長期存在;兼并重組推進困難,同質化競爭嚴重;原始創新投入不足,中高端產品質量穩定性不高;鋼鐵主要生產區域的環境制約越來越強;等等。近期在疫情影響下,較高水平的產能釋放與階段性的實際消費下降之間的矛盾凸顯;鋼材價格下跌,行業效益下滑,侵蝕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紅利;一些鋼鐵產能項目借穩投資之機上馬,繼續走粗放式擴張老路。在市場需求下降的背景下,新老問題交織,矛盾更加凸顯,調結構、轉方式任務更加迫切。

    (一)警惕供需失衡,維護市場穩定。鋼鐵生產是典型的熱態連續生產流程,疫情期間大部分鋼鐵企業維持著生產安全順行。第一季度,全國生鐵、粗鋼產量同比分別增長2.4%、1.2%,產能利用率保持在90%左右。同時,建筑、機械、汽車、家電等下游行業開工率大幅下降,合同訂單減少。產量增長、需求下降,加上交通運輸受限,致使鋼材庫存不斷累積。3月份以來,隨著物流暢通、市場恢復,鋼材庫存已連續6周下降,由3月初的4162萬噸下降至4月中旬的3459萬噸??傮w來看,用鋼行業復產率遠未達到往年正常水平,機械、汽車、船舶等行業產能利用率徘徊在60%左右,建筑業開復工率僅為85%,市場實際消費不及預期,而鋼廠生產強度保持較高水平,鋼材庫存持續高位運行,去庫存進程將比往年明顯緩慢。

    從表面上看,鋼鐵行業出現的困難和問題是疫情導致消費下降造成的,但深層次原因是產業集中度低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制約行業自律的體制機制障礙始終沒有破除,企業多而分散,很難做到協同應對市場危機。根據鋼協復工復產監測情況,截至423日,重點監測的191家企業在產高爐624座,比220日增加68座,其中“2+26”城市的64家企業在產高爐198座,比220日增加31座。

    在階段性市場需求下降、去庫存進程緩慢、效益嚴重下滑的形勢下,鋼鐵企業要保持清醒認識,加強行業自律,按需組織生產,做到產供銷有機銜接,形成維護市場穩定的合力。在市場尚未完全恢復的地區,龍頭企業要發揮好引領帶頭作用,其他企業要做到協同自律,主動降低生產強度、降低庫存,避免競相壓價。在一些大氣污染治理難度大的地區,不能為了追求較高的復工復產率,讓本該限產、減產或停產的鋼廠和產線增產、復產。

    下游行業受疫情影響發生著前所未有的轉變,倒逼鋼鐵行業加快轉型升級。鋼鐵企業要在滿足傳統用戶消費需求、鞏固傳統市場份額的同時,瞄準先進制造業、新興產業、新型基建等新領域的專業化和特色化需求,通過科研成果轉化增加具有高標準、差異化、個性化特征的新產品,提高功能型高端產品的有效供給能力,加快由規模擴張為主的粗放型發展向創新驅動的質量效益型發展轉變。

    (二)防范過剩風險,鞏固去產能成果。2016年以來,鋼鐵行業累計壓減粗鋼產能1.5億噸以上,依法依規全面取締地條鋼,產能利用率恢復到合理區間,產能嚴重過剩矛盾基本化解。在嚴禁新增產能政策約束下,鋼鐵行業通過產能減量置換進行裝備升級和布局調整。根據各?。ㄗ灾螀^、直轄市)公告的鋼鐵產能置換方案匯總,截至2019年底,全國退出粗鋼產能達3.05億噸,同時新建(含擬建)、改造產能2.76億噸。近期,各地陸續出臺應對疫情穩增長、穩投資政策,先后公布了2020年重點項目規劃。據此匯總,涉鋼項目投資規模超1萬億元,新建產能項目投資占比73.6%,未來3年將在淘汰粗鋼產能1.92億噸的基礎上形成1.8億噸更先進、更環保的新產能。從項目分布看,廣西、云南、福建等(2019年粗鋼產量合計占全國7.3%)原本鋼鐵產量小的地區承接新建產能較多,占全國擬新建/在建煉鋼產能的29.1%;同時,河北、江蘇、山東等傳統鋼鐵大省新項目仍然較多,占擬新建/在建產能的44.1%,超過其2019年粗鋼產量全國占比(42.7%)。在這些新建產能項目中,有一批以局部行政區劃為界進行的省域內、同城區近距離搬遷項目,缺乏全局性考慮,將達不到搬遷的目的。另外,前幾年已停產、破產企業的產能中,有超過4000萬噸用于置換建設新的項目,這些項目投產后釋放的產量又將對市場產生新的沖擊。

    新建鋼鐵產能雖不都是新增產能,但若在較短時期內集中建設釋放,疊加疫情導致的鋼鐵需求下降,2016年以來鋼鐵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效將大打折扣。2020年是鋼鐵去產能收官之年,建議國家有關部門和地方政府時刻保持戰略定力,嚴格落實鋼鐵產能置換、項目備案相關規定,對鋼鐵產能項目繼續加強監督檢查,加大對違規新建、擴建、新增產能的核實排查力度,防止政策執行走樣變形,確保被置換產能涉及的裝備全部拆除到位,嚴肅查處鋼鐵產能違法違規行為,鞏固好來之不易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果。

    (三)推進兼并重組,提高應對危機能力。近年來,鋼鐵行業兼并重組取得了實質性進展,中國寶武成立后接連重組馬鋼、重鋼,建龍集團先后重組山西海鑫等6家鋼鐵企業,德龍集團以司法重整方式重組渤海鋼鐵,中信特鋼重組青島特鋼,沙鋼重組東北特鋼,這些具有破局性質的經典案例,為跨地區、跨所有制混改發揮了示范作用。2019年粗鋼產量排名前10位的企業產量占全國的比重為36.6%,比2015年提高2.4個百分點。歐、美、日、韓等國家和地區,產量排名前4位的企業集中度均超過60%。與這些國家相比,我國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尤其是京津冀及周邊地區(京津冀晉魯豫)鋼鐵產業集中度近幾年不升反降,如該地區2019年產量排名前4位的企業集中度僅25%,比2015年還下降了5.8個百分點。

    較高的產業集中度,有利于鋼鐵企業在戰略資源掌控、市場有序競爭、技術研發創新、節能降耗減排等方面開展協同合作,實現人才、技術、資本和數據等要素的優化配置,尤其是資源配置的市場化;也有利于鋼鐵企業在疫情導致需求下降的情況下,更好地開展行業自律,形成合力共同應對市場變化,穩定市場價格,保障行業平穩運行。鋼鐵行業要加快兼并重組的步伐,構建分工協作、有效競爭、共同發展的產業格局,注重提高協同應對市場危機的能力,打造不同層級的優勢企業集團,培育具有全球影響力、區域號召力、專業影響力的龍頭企業,推動國際產能合作,促進全球鋼鐵治理。建議國家有關部門進一步貫徹落實推進鋼鐵行業兼并重組的相關政策,清理廢除妨礙統一市場和公平競爭的各種規定和做法;研究制訂環保、能耗指標等要素隨鋼鐵產能轉移的政策,破除阻礙要素自由流動的體制機制障礙,營造利于企業兼并重組的政策環境。

    (四)加大科技創新投入力度,提升產業綜合競爭力。近年來,鋼鐵工業科技進步成效顯著。創新體系日趨完善,已建成國家級的重點實驗室20個、工程實驗室5個、工程(技術)研究中心20個、企業技術中心51個。創新成果不斷涌現,薄帶鑄軋、半無頭連鑄連軋等前沿技術應用已處在國際先進行列;高強汽車鋼、高鐵用鋼、耐腐蝕船板、第三代核電用鋼、超超臨界機組用鋼、取向硅鋼等一批關鍵核心產品批量生產應用,撐起了制造業強國和國防軍工建設的鋼筋鐵骨。骨干企業研發投入持續加大,規模以上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業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總量由2015年的561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707億元,增長了26%。但研發投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僅為1.05%,與國內工業行業平均水平相近,遠低于發達國家2.5%以上的水平。

    2019年我國進口鋼材達1230萬噸,其中200多萬噸是國內不具備生產能力或國內產品存在質量性能差距的。雖然進口量不大,但這些產品多用于國內重點工程、重大裝備、國防軍工等關鍵領域,質量要求嚴、研發難度高,在全球疫情蔓延背景下,國際貿易嚴重受挫,亟須提升關鍵核心卡脖子技術和產品的自主可控能力。

    鋼鐵行業要有強烈的緊迫感和使命感,發揮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體制優勢,加大投入力度,勇于啃硬骨頭,突破一批關鍵核心卡脖子技術和產品。強化鋼鐵材料基礎研究和前沿性、共性技術研發,通過政策支持、經費投入、科技進步獎勵等方式,實施重大科技專項,形成一批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和產品,以滿足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新興產業的鋼鐵材料新要求。通過整合優化各類創新資源,逐步建成不同創新主體協同互動和創新要素高效配置的創新生態系統,強化關鍵共性技術研發和技術擴散功能,實現創新資源的高效利用和產出。以全球化視野推進實施國際化戰略,積極參與、組織國際創新合作,加強國際間產業技術交流和共享,力爭實現科技創新跨越發展,引領國際鋼鐵技術發展方向。

    (五)抓住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契機,持續推廣智能制造。近年來,鋼鐵行業智能制造取得長足進步,越來越多的企業在智能制造方面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和實踐。中國寶武智慧制造實現了工作強度大的崗位少人化、集控化、一鍵化,打造了極致高效安全的智慧鋼廠。疫情期間,首鋼、沙鋼、南鋼、中天鋼鐵等智能制造示范企業,由于部分車間實現了智能制造黑燈工廠”“無人工廠,人員密集度低,復產復工和生產效率明顯比其他企業高。與此同時,多數鋼鐵企業還停留在兩化融合階段,生產過程管控仍以經驗為主導,大數據技術未能充分應用,存在重智能硬件基礎建設、輕智能系統集成升級,以及企業智能提升動力不足等問題。

    為應對疫情,國家加快以5G網絡、數據中心為重點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為鋼鐵行業轉變生產方式、產業形態和商業模式帶來難得的機遇。鋼鐵企業要抓住契機,加快推進鋼鐵研發、制造、運營、管理和服務模式創新與智能化深度融合;從新材料、新技術、新流程、新管控、新運營、新形態多維度,培育鋼鐵工業發展新動能,建設智能化的鋼鐵未來夢工廠;建立新型業務架構,開展新型研發創新,構建新型管理決策機制,建成信息共享、業務集成、并行協同的新體系,打造現代化、數字化、精益化的造工廠,形成鋼鐵智能制造新業態。

    (六)加快超低排放改造,推進綠色發展。近年來,鋼鐵行業重點推廣應用了一批節能環保新技術、新設施,大力推進超低排放改造,單位能耗、污染物排放指標達到世界先進水平,涌現了一大批清潔工廠、花園工廠、綠色工廠。十三五以來,鋼鐵行業累計減排煙粉塵85萬噸、二氧化硫194萬噸、各類廢水5億立方米,節約新水22億立方米,投入上千億元完成脫硫脫硝改造。中國寶武、河鋼、建龍積極探索推進熔融還原、氫冶金等低碳前沿技術產業化,努力降低鋼鐵生產過程中的二氧化碳排放。

    在近零碳排放方面,歐盟和中、日、韓等國家和地區已制定長遠戰略,部署實施方案,一些鋼鐵企業啟動突破性氫能煉鐵技術攻關。疫情過后,人民群眾對生活環境尤其是空氣質量的要求將更高,鋼鐵企業職工對崗位環境的要求也會越來越高,低碳綠色發展已成為鋼鐵行業轉型升級的最緊迫任務。

    鋼鐵行業要加快推進并高質量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為打贏藍天保衛戰做出努力,讓鋼廠與城市和自然更融洽;與節能環保產業協同構建創新鏈,共同推進鋼鐵行業環境治理技術研發應用,著力突破低碳工藝技術瓶頸,推動非化石能源尤其是氫能在鋼鐵行業的應用,降低溫室氣體排放。要開發高強、耐候、長壽命的綠色鋼鐵產品,體現鋼鐵的低碳綠色價值和社會價值;大力推動鋼鐵產能總量、產業布局和工藝流程的結構調整,努力把鋼鐵行業打造成受公眾尊敬的行業;在達標超低排放的基礎上,繼續探索、推動、引領鋼鐵產業低碳綠色發展,不斷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環境的更高要求。

    危和機總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機。鋼鐵行業要正視新挑戰、新矛盾,深入貫徹落實《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加快轉變發展觀念,抓住國家實施數字經濟戰略、建設制造強國的發展機遇,堅持走高質量發展道路,持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布局調整、兼并重組及工藝結構調整;加快質量升級,增強有效供給能力;著力技術提升和創新引領,大力發展綠色制造、智慧制造和精品制造;做強做大鋼鐵產業,持續鞏固其不可替代的基礎原材料優勢,繼續保持其國民經濟重要支撐產業地位,全力支撐2035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目標的實現。

     

    專題導航
    計劃
    通知
    會議
    支付
    政策
    企業
    獎勵
    評價
    認證
    科普
    圖書
    期刊
    文集
    黨建
  • 友情鏈接
  • 日日摸夜夜添夜夜添

    <code id="oruz7"><em id="oruz7"></em></code>

  • <tr id="oruz7"></tr>